Starting with burgeon.

Its green color, such as jade, trembled with the spring grass, gave birth to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new shoots, and sprouted a generation of Fanghua. Reading poetry, rituals, literary martial arts, public loyalty.

张宗麟:男大学生做幼儿教师*人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 2021-05-29 二维码分享

红色记忆?数风流人物·党史中的师者

张宗麟,1899年出生于江苏宿迁县(现宿迁市),2岁时随父母回绍兴原籍。张宗麟是*的幼儿教育家,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长及教育部计划财务司副司长、司长等职,写下大量幼儿教育相关著作。

1921年,张宗麟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育系(当年夏天,该校并入东南大学),成为陶行知、陈鹤琴的学生。由于成绩优异,大学毕业时的张宗麟收到了许多教授的邀请,希望他能担任自己的助教,而张宗麟选择了与陈鹤琴一同研究幼稚教育。

作为当时数量极少的大学毕业生,要去从事“看孩子”的工作,张宗麟的选择气坏了全家。而他却执着地说:“盖房子要在基础上下功夫,教人也要在幼小时来教育。要改变中国的愚昧落后,就要教儿婴孩!”

他奔走于南京、苏州、杭州、绍兴、宁波5个城市16所幼稚园、2所育婴堂调研,发现幼稚园抄袭外国做法、不问国情和儿童实际的现象比较严重。

“我们要把孩子教育成什么样的人呢?是为帝国主义传教士培养小徒弟呢?还是为中国培养人才呢?”张宗麟深知,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兴办我国自己的幼稚师范教育。

回到南京后,他协助陈鹤琴创办了我国*所幼稚教育实验中心——鼓楼幼稚园,并成为了中国幼教史上男大学生当幼儿园教师*人。

根据自己的调研所得和办学经验,张宗麟提出了社会化的幼稚园这一课程思想。他认为,幼稚园的一切活动都具有社会性,幼稚园的儿童之间也进行社会性交往。

“幼儿园课程者,由广义的说之,乃幼稚生在幼稚园一切之活动也。”张宗麟认为,开始的活动(放手巾、基本礼节等)、身体活动、家庭的活动、社会活动和机能活动都是幼稚园课程的内容,“无论以儿童活动分类或以科目为课程之单位,教师决不可拘泥于某时当教何种课程,致使贻削足适合履之讥也”。

他对幼儿园课程本质的探讨,以及关于幼儿园课程内容、编制方面的研究,在我国幼教界产生过广泛而积极的影响,对我国现代学前教育的发展作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

从幼儿教育到乡村教育,再到高等教育,张宗麟一生对教育的涉猎十分广泛。1976年,张宗麟逝世。在追悼大会上,教育部党组赞扬他:“张宗麟同志是我们党的一位好党员,教育战线上的一位老战士。”

(本报记者?杨文轶?整理)

《中国教育报》2021年05月27日第3版?

本文转载自中国教育新闻网,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如有对您造成影响,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